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实操 > 正文
0

我真的后悔干了生鲜【上】

已有 2,924 人阅读此文 - - 实操 -
“我真的后悔干了生鲜这个行业” 前段时间和一个生鲜界的朋友聊天,朋友如是说。

朋友70后,十几岁开始干生鲜农批,当时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子;属于国内第一代从事生鲜农批行业的人。一转眼20年过去了,现在人近中年。 往事不堪回首,其间辉煌过,痛苦过,失落过;现在仍然在这条道路上踽踽前行。

朋友的公司曾经是南方某省会城市生鲜商贸的龙头企业。经过多年酒桌上的觥筹交错和搞定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,拿下了众多酒店,超市食堂的生鲜蔬菜供应订单。高峰时期,一年的产值有一个多亿,那时候买了众多房产豪车装点门面,出入各种场合搞定客户关系;每天醒来,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。

可天不作美,就在几年前,朋友误入骗局,导致资金链紧张;四处腾挪周转不灵,一番挣扎后生意轰然倒塌,还欠了供应商不少钱。

我真的后悔干了生鲜这个行业!” 聊到最后,朋友凝视远方,眼神里有些许不甘。

当然,后来朋友凭借自己在业界的信誉,重新开了店。今年第3个年头,目前有10多家连锁店。依托门店的服务能力,也给周围的小餐厅提供配送和补货服务。最近还上了一套蔬东坡供应链ERP,跟上时代的步伐,生意发展迅猛。

一个时代的记忆

农产品中间商是一个时代的产物。2000年之前,农商贸易还没有成气候。大多数生鲜蔬果都是从附近的产地运到城市批发市场,城市的消费者都是自己一大早蹬着小三轮来买菜。 那时候蔬菜配送行业才刚刚兴起。批发市场也都还是国有的。那时候冷链运输也很落后,本地居民几乎很难吃到外地蔬果,不像现在想吃什么都可以买到。

整个城市化人口密度爆炸的20年也给生鲜行业插上了翅膀。有很多眼光卓绝的农民伯伯,抓住了机会,从倒菜开始;一步步走上了致富之路,甚至做到了行业的龙头。

由此生鲜行业慢慢分化成各个紧密相连的环节。有人开始找政府买地拿批文,盖批发市场。有人开大车从产地找货。有人在城市搞定各种客户关系给他们配送生鲜。北京新发地就这几十年发展的一个缩影;90年代南菜北运的一帮安徽农民兄弟抓住了机会;鼎盛时期甚至垄断了进京的特菜(北京消费的南方菜)。

在南方,深圳的望家欢和宏鸿是最具备代表性的两家。曾经作为世界工厂的珠三角,拥有全国最多的工厂企事业食堂;大的工厂(像富士康)动辄好几万人,搞定他们的食堂供应就是一单大买卖。经过20多年的发展,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;这两家企业都发展成了年销售额几十亿的参天大树。其中望家欢已经走出了深圳在全国十多个中心城市开了分公司,跟各地本土企业竞争,试图进一步扩大自己的版图。

不知天高地厚的互联网人

直到2014年以前,农批商贸还以固有的步伐缓慢发展。产地经销商,开大车的贩子,城市批发商和配送商都在按部就班履行自己的职责。互联网人干掉中间环节的伟大构想,在传统资深农批商贸人士手里都显得幼稚。农批链条的每个环节都是整个生态不可缺少的一环,就像汽车的变速箱,平衡发动机和轮胎的速度,汽车才能灵活自如跑起来。

2014年初到2015年底,互联网风起云涌。以美菜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,手握巨额资金砸向农批商贸行业;时至今日,大潮褪去,大部分试图改造行生鲜行业供应链的伟大尝试均已经宣布失败。美菜依然屹立,此时最大的敌人已经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

“感谢那一两年的经历,让我对传统行业多了一份敬畏”。几个果农创始人CEO黄川捶着自己的腰说。黄川2014年获得真格基金天使投资,怀着同样的梦想,给水果店配送果品。创始早期人手不够,业务不懂;自己坚守每一条战线,每天要装卸几吨货物,吃不好睡不好。几个月下来,多了一些白发,腰间盘也突出了。

“决定停止配送业务的那刹那,感觉天就变亮了!”。停止配送业务之后,黄川休息了3个月才恢复过来。

互联网不是万能的,但是给农批商贸这个古老的行业注入了新的元素。

幸福感很低的行业

生鲜商贸是幸福感很低的行业,作为老板就想让手下兄弟每天多睡两小时”,蔬东坡客户李老板如是说。李老板的企业中部某市最大的肉类分割配送企业。

中国冷链发展滞后,生鲜又具备容易腐烂的特点。全国90%以上的生鲜商贸都是在夜间进行。几乎全国所有农批市场都是半夜2点开工,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晚上,一年365天每天如此。而且劳动附加值低,生鲜行业薪水普遍比较低;很难找到优秀人才帮助企业发展,相信是农批商贸企业老板最大的痛楚。

生鲜行业的朋友经常自我调侃:”自从干了采购,老子连续3个女朋友都吹了“。生鲜行业采购大部分晚上工作,隔三差五还得出差去产地看看货。

作为生鲜行业的老板,起早贪黑。几百上千种品类,天天调整价格,涨了跌了都揪心;处理不完的客诉,算不清的账。白天跑客户,晚上管采购;偶尔担心采购吃个回扣,天天盘算哪家的账期快到了得尽快催款。赚了钱没处花,因为时间问题。

在全国,还有2000万人在生鲜流通行业奋斗,其中不乏有人从十几岁的翩翩少年,干到现在六七十岁的耄耋老人。为了生存或是梦想,在这样一个苦逼的行业,历经艰辛,痴心不改。

首页
400-075-1863